最美の遇見
-- , 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09 , 16

題外話一句:今天被同學揉腦袋了,兩次……驚到,ms那孩子儅自己是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哥了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過長的真得很像我表哥……orz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從小到大自己好像沒被揉過,總是揉別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好很好,有被寵愛的感覺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説明我的磁場又回來了呢~Jin chan等我哦……

[RECO BOOKS 仁くん&亀梨くん]——Part2赤西仁篇
--------亂七八糟的地方非常的可愛!
--------仁的天然已經正式蓋章備案了
--------Dance是No.1?唱歌不容許有其他的追隨者!?
--------難以駕馭的男人
--------我跟P很像
--------[想演連續劇!]
--------挑戰“突破形象”

這是出道前金子建的書,他的預測也在最後證實了
想把它們打出來,因爲一些我從前就知道或是隱隱約約覺得單説不出具体的判定,金子建都有說
讀完很感動
能夠從被臉所吸引到了解之後愛上這個孩子
真是不可思議呢
狂長的文 内詳



[RECO BOOKS 仁くん&亀梨くん]——Part2赤西仁篇
--------亂七八糟的地方非常的可愛!
赤西在回顧自己的時候,屢屢會表現出[不服輸]。
而且,一邊自己說自己 [因爲我是天才……] 的同時,另一方面又讓周圍人覺得 [不可能會有的吧,會自己那麽想的人]
那是因爲他不會讓其他人知道,自己内在的“不安的心情”吧
因爲 [不想讓其他人看到自己的軟弱],所以經過自己的固執的堅持,就變成了[自己的努力不是要給別人看的]。赤西仁會想到這份上的根源就是有型。
即使是這樣,也在沒有比赤西載動不動就厭煩的人了。
棒球打了一個星期,書法也是去了幾個星期書齋就不去了。對感興趣的東西可以看到他很拼命的努力對待,不過對沒有興趣的東西,在他來說執著心可以説是完全沒有的。
也就是說對他來説,努力是指對自己喜歡的東西才會發動的。
例如,之前讓FANS很吃驚的,赤西專心致志地投入英文會話裏面。
04年的[SUMMARY]結束之後,跟關係好的Jr.一起去夏威夷享受連休的時候,遇到了好萊塢的女明星Cameron Diaz。那時候,赤西想要跟她拍照留念所以開口用英文叫她了。
雖然最後被Cameron以[休假中]而拒絕了,不過如果不是每天都接觸英文的話,是不可能瞬間脫口而出[May I ask you?] 的。
赤西對於熱衷於英文的理由是這麽陳述的。
[契機是交了外國的朋友。想要更加流利的交流,所以……]
然後,跟Jr.的Jimmy Mackey和他的本國朋友進行會話,來磨練自己的語言學習能力。
不過赤西的話,突然很狂熱的迷上某樣事物,然後一轉眼,也沒發生什麽是突然就失去興趣的情況也是有的,不,可能應該說那樣的情況很多才對。 (插花:英語倒是持續至今,爲的是金髮美女,想娶茱麗吧?)
決定參加04年1月的[Dream Boy] 后,赤西熱衷於一有時就用擧啞鈴等等來鍛煉肌肉。當初好像要跟KAT-TUN的成員競爭一般,在CON的公演中間休息的時間裏也專心致志的鍛煉,[SUMMARY] 之後鍛煉的熱情到達了最大化,不過現在,就算看到雅羚也完全沒有反映了。(插花:不過現在又開始心血來潮練肌肉了,現在已經夠了可以了,您可以停止了啊!另外突然想起來的曬日光浴也停下來吧~拜托了……泣)
某個ORIKI認爲,赤西最大的魅力之一,就是在青年其中的男孩子所常有的“無軌道性”了。
[不管怎樣,就是隨心所欲的……,不過反倒被那一點所吸引。是休息的時候在板前吵鬧的典型的男生吧。例如,發生過這樣的事。仁把東西放到樂屋裏面到處都是,上田邊說著 [好礙事] 邊一腳踢開那些行李。然後,仁生氣地 [那是我的!],然後就開始吵架了。接著甜口勸阻說 [把東西到處亂放是你的不對]的,仁會 [凴什麽我必須聼你的判斷啊] 的,這戯開始跟甜口吵起架來了。
然後在去會場遲到的時候的辯解。雖然是因爲在電車裏睡得迷迷糊糊的坐過站了所以遲到了,不過跟經理人的解釋的,實在是傑作。
[的確我是坐過站了,不過在夢裏面我是有下車去會場的。所以雖然遲到了,但其實是沒有遲到的吧]的(笑) 
任誰聼了都覺得是亂七八糟的説法,不過他本人是很認真的在伸張我並沒有錯的。真是個孩子,不過,怎麽說呢,那個亂七八糟的地方卻讓人覺得“好可愛”的。仁自己也說過自己是“自我中心”的,不過從成員看來也好,ORIKI看來也好,真的是隨心所欲的,雖然很任性,但是那卻可以激發女性母性的本能]
容易熱衷,容易冷卻,自我中心的頑固——這些都不是稱讚人的話,但是對赤西來説,這些確實形成他的魅力的最大的要點。
而在赤西來説,深謀遠慮啊,精於權朮之類的東西是一點也不存在的。

--------仁的天然已經正式蓋章備案了
赤西的“天然”流,準確來説是誰都制止不了的。
那是2003年夏CON的MC裏面的話。
[爲了查不懂得詞所以買了廣詞苑]
——爲了對抗中丸雄一的這個言論而發言的是赤西。
[我的話,是FANS們說‘請變得更加聰明’而買了囯語辭典的哦]
——而且是很開心地說著這樣的話,奇怪。
這樣用錯詞,而讓周圍人覺得疑惑的事是屢次發生的。
[頂嘴(口感)好奇怪]
[我們被不病(不當)的對待]         (插花:這應該是赤西軍團解散前他抗議時候說的)
——等等的赤西發表的謎之言論,實在不勝枚舉。
還有,就算在一般常識上,讓人覺得疑惑的發言也有不少。在[裸之少年]裏聼了出題者的謎題的答案之後,會[ORIX Blue-嗯?-Bu???不知道—啊,那樣的東西] 的,突然改變態度。
跟田口發言剛剛所喝的健康果汁的感想的時候,
[用了很難的詞呢。……酸味什麽的]
的,正好在一臉苦澀的赤西旁邊的風俊介聼了之後歪著頭說。
[這樣啊,原來酸味,對赤西來説是很難的詞啊……]         (插花:沒錯,“師走”他也不認識……小文盲啊)
而每次赤西都頑強的,毫無理由但還是很努力的為自己爭辯,而現在對于赤西的大baka之処不單是隊員們,OERIKI們也蓋章確認之餘,周圍的人也已經有了充分的理解了。
說起來,那是不知掉落在哪裏的兒童時代了。小時候,赤西覺得用石頭剪刀布贏了也微不足道,所以是用畫鬼腳來決定誰在玩捉迷藏裏當鬼的。
還有,放學后,在家附近探險的途中,因爲迷路了一幅快哭的樣子回家的事情也有發生過。小學時代的朋友說。[仁啊,方向感是完全,沒有問題的哦。問題是太隨心所欲了。跟朋友們一起走也好,也會獨自一個向前猛走的]
在仁的角度來説,因爲無論對什麽都感興趣,所以討厭作多餘的停留。只有那傢伙一個人走散了,[仁,你去哪裏了啊?] 這樣的情況經常出現哦。
沒有辦法只好站在出發點等他,然後快哭出來的仁就會跌跌碰碰的走來。
[你們這些傢伙!去哪裏了啊!!] 很認真的發火。對那傢伙來説是(走散了)真的是很驚愕的事情哦(笑)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插花:看到跌跌碰碰幾個字,我的母性又大發了,仁你好可憐)
當然,KAT-TUN的成員也是,對赤西的“天然星”有充分的了解的。
[仁,中丸比起你來確實是聰明多了哦]
的這麽小聲嘟囔的是田中聖。
中丸不知爲何對宇宙很關心。以前在見面的時候對ORIKI說起宇宙的偉大神秘等,結果說的太過熱切了,是一個有著讓ORIKI完全敬而遠之的悲慘過去的人。
那樣的中丸在跟Jr.的前輩風俊介聊起宇宙的話題時侃侃而談的展開討論。在旁邊看到中丸居然可以跟博學喜歡擺架子的風聊得很熱切的仁說了這麽一句。
[真讓人生氣!怎麽中丸,看起來好像非常聰明的樣子嘛]
的。對此回應的便是田中聖剛剛的發言了。於是赤西朝中丸說,
[火星人什麽的,是存在的呢~]
雖然他也說出這類的評論啦,不過,那是因爲被說了 [比起你確實是很聰明] 沒辦法才說的吧。
就因爲有著這樣的“天然性”,大家對於他的任性也就 [又開始了啊] 的接受了,並且原諒他了吧。
赤西也被成員説是 [隊裏面的Mood Maker(氣氛製造者)]。

--------Dance是No.1?唱歌不容許有其他的追隨者!?
不過話説回來,KAT-TUN的其他成員,並不是對待孩子般來對待赤西的。
畢竟他還是有讓人不得不注目的東西的。
其中最甚的就是舞蹈了。
FANS們,使把赤西的舞蹈稱爲“ERO ERO DANCE"的。這裡的”ERO“跟SEXY是同義詞,具體的是指在舞蹈當中腰的扭動。
ORIKI說。
[這個最初是Johnnys Jr.時代的翼(今井)的特許專賣來的。跳舞的時候腰部一圈一圈的來回搖動的樣子,比起女生做起來更加的EROI,於是被叫成ERO DANCE了呢]
Johnnys裏有一位叫做SANCHE的舞蹈老師。他在trf等等裏面非常活躍,是日本舞蹈場景的開拓者般的存在,他的課非常嚴格也是很有名的。傳説因爲被他責備而在排練場落淚的Jr.十多不勝數的。
赤西記得,加入Jr.之後,馬上就因爲自己的不夠投入而被SANCHE怒駡過,但是他憑著天生不服輸的勁頭使他的舞有了非常顯著的進步。
那個成果在KAT-TUN結成的時候,除開Johnnys的舞蹈專家集團A.B.C.以外,赤西作爲[跳舞很棒] 的存在,是連其他Jr.也有充分認知的。
中丸在KAT-TUN結成之後,就這麽說過。
[仁記動作,想動作是超級快的,對教會我們是非常有幫助的。]
舞蹈技術方面是贏得其它成員絕大程度的信的。
然而,赤西是容易熱衷也容易冷卻的。
在03年1月在帝國劇院公演的 [SHOCK is Real Shock] 的彩排裏,就只有赤西一個多次被光一說不行而哭了。不知何時起步上了其他成員的後塵。
仁擔的ORIKI說。
[的確我們認爲仁在Jr.裏面,跳舞是很棒的,不過,那個是對於"隨性"而言,而要在[POP Jam] 裏面鑽到光一的背後跳舞的話,無論如何都是必死的,連露出笑容的空也沒有的。
不過呢,現在,在KAT-TUN裏面,在舞蹈裏面最能夠表現出自己的氣氛的,絕對是仁沒錯。好像在看A.B.C.的那樣覺得 [啊~好棒呐] 的,不是說多麽的有技巧,只是仁擁有把舞蹈動作作爲自己的一部分並讓FAN可以感覺得到的能力。
坦白說,他自己的動作是很原始的。這麽説來,仁對於跳舞經常是"跳不出來”“想不起來”“忘記動作了”的(笑)。其實就是嫌麻煩。所以每當這個時候怎麽說呢,實在是,看的人也會為他冒一把冷汗的哦。不過,結果那些舞步含糊的部分就用臨時穿插蒙混過去了,跟其他成員比起來很突出的,一忘記動作就馬上迅速的跳起ERO DANCE然後把大大的笑容投給觀衆,然後FANS們就“kya—kya—(尖叫聲)”的沸騰起來了。……這麽着,就讓人變得不知道是罵他好還是稱讚他好了……]
總之怎麽說,仁在舞蹈上好像擁有治外法權,而且這樣反而使他的人氣長了。
還有一個,讓人不可忽視他的存在的東西。就是他的歌唱功力。
Johnnys的藝人很多都是對口型的那是衆所周知的事實。
這也就是爲什麽Johnnys會以邊跳激烈的舞蹈邊唱歌來作爲賣點了。不過,即使是通過發聲練習而累積訓練的歌手,那樣的狀態下唱歌也是很嚴峻的事情。誰都不想看到偶像氣喘唱不下去的悲慘的情形吧。
但是赤西不會對口形。
在KAT-TUN里跟赤西抱著同樣的態度的是龜梨。正因爲如此他們倆的SOLO都額外的受到熱烈歡迎的。是因爲歌的心意傳達給FAN了吧。
其他成員的評價也很高。
[仁無論什麽時候都在唱歌,所以不能不承認他歌唱很好的啦] (聖)
[真的,仁對唱歌,是非常努力的呢] (中丸)
等等,一直批評多多的每個人,對於赤西歌唱方面都是好評的。
另一方面,赤西自己則是,
[我不覺得自己擁有什麽唱功的呢。我啊,實際上,並沒有大家所稱讚得那麽害啦,只是唱歌的時候打從心裏投入感情去唱而已……]
表現得很冷靜的樣子,不過在其他成員裏是作詞,作曲的先驅等等,在唱歌方面不允許有其他的追隨者。然後,在02年的時候,也作了[我的武器就是唱歌] 的發言,這些,說他對自己的唱功擁有自信並沒有錯吧。
不過,從剛剛的ORIKI的話裏面可以看出,赤西是個怕麻煩的人。在多剖開一層皮來看的話,能不能克服這一點也實在讓人挂心。     (插花:我對這點倒是比較相信仁的,他能在J傢待到現在,能在舞臺上唱歌是他所說的堅持來源,如果他對唱歌失去興趣了那就會離開J傢了吧。)

--------難以駕馭的男人
證明他怕麻煩的事情,並不缺。
例如手機。
赤西是手機不離手的類型。轉移的時候等等也是手裏拿著手機移動的,也頻繁的被目擊在察看手機電郵的樣子了。
不過,很少回復電郵的。赤西說。
[我啊,是經常換電話的人哦。新的機种一出,就很想要很想換機了。雖然發(電郵)去其他公司的手機的話,會多花很多錢的,而且電話號碼也會變不一樣了,但是怎麽也抑制不了想要的心情……然後,我呢,拿到新的電話號碼之後,就會有新鮮的心情了,也會很喜不自禁的。不過呢,即使號碼變了電郵地址變了,因爲太麻煩所以也不會聯絡告訴大家。見到面的時候再説就可以了嘛。而且,雖然告知了電郵地址,不過並不常發郵件的。因爲直接講電話不是更加省功夫嗎?]
不但本人是這麽說,也經常讓成員們非常驚訝的。
[是發十次才囘一次的人……]
[回復也就是‘嗯’,‘不要’,經常囘這樣的]
這邊那邊可以證明仁是討厭麻煩的證言一大堆。
要駕馭他實在是非常困難的呢。
實際上,赤西是經常跟成員發生摩擦的。總之只要聽到怒吼的話可以說那裏絕對是跟赤西有關的激戰地。
上田加入KAT-TUN后,宣佈過[自己覺得好的事情,就做!] ,因此也延用了GACKT一模一樣的Fashion。更甚者也說過[因爲自己是天使……] [想變成外國人] 等等迷之言論,[那傢伙到底想走到哪裏去呢?] 的,(插花:這是6的著名言論了)擁有讓周圍的人啞口無言的實績。
無論怎樣正因爲這個話題很多所以上田很容易被捉弄。當然,對頑皮的赤西來説上田就是最適合戲弄的對象了。
[DEARM BOY] 的公演期間,2個人甚至發展到需要成員加以制止的狀況。
當初一開始,是龜梨捉弄上田的。
因爲上田模仿GACKT到走火入魔時像極了鱷魚(插花:歷屆不能),龜就在一邊閙著說他是[帶著眼睛的鱷魚] ,而聽到這個話題的赤西,是不可能不摻合到一起的。
[你這只鱷魚!終究你就是被保護過渡的臭屁小孩罷了]
上田曰 [我和小龜的話,那樣的溝通方式是很愉快的],不過如果換了赤西來説,就成了[ 把那搞砸了] ,也是平常積累下來的憤懣就朝赤西爆發了。
起因的龜梨評價說 [那個,真的是小學生水準的吵架啦]的,田口也說 [好像漫畫的吵架場面般,經常,也會出現兩只手猛轉圈的那種鏡頭,真得很有那種感覺。]
讓這個吵架變成這般演出的不是別人正是赤西。就算是田中和龜梨阻止的時候也一直不停的朝上田猛踢腳的。
[你這傢伙,來啊。喂!過來啊!怕了嗎?]
的不停的挑釁。
年級來説是上田比赤西大。要上田被赤西黨[臭屁小孩]地對待,實在是絕對不可能的。赤西也是對阻止自己的田口和中丸懇求[拜托了,請讓開] 等等,總之2人是一觸即發。
[不過,要說什麽樣讓人吃驚的,就是那麽誇張的吵完,第二天2人就恢復到日常一樣的事了]
這是田口對這個吵架的概括

    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?

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→http://jinfreya.blog53.fc2.com/tb.php/9-cc9f6b16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